今日说法 | 搭顺风车出事故谁来赔?

  在网约车平台“拼单”搭乘顺风车,上下班路上驾车顺便捎带同事朋友,这在生活中很普遍。但搭乘顺风车发生交通意外,大家知道该由谁负责赔偿吗?本报今日说法为您细说。(记者 吴佳穗)

  案例一

  男子拼网约车出车祸,住院33天

  2018年2月23日,小方(化名)通过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联系到黄某,并以合乘顺风车模式与廖某等两人一起乘坐由黄某驾驶的小轿车,从海口沿G98高速公路往三亚方向行驶。黄某驾车行驶过程中,追尾唐某驾驶的小型客车,造成小方等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小方被第一时间送至万宁市人民医院治疗。事发当日下午,小方转院至海口市人民医院继续住院治疗。2018年3月28日,小方从海口市人民医院出院。小方住院治疗33天,花费治疗费用82709.22元。

  2018年3月5日,万宁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事故认定书,认定黄某负主要责任,唐某负次要责任,小方无责任。7月17日,小方就涉案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向一审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法院查明,黄某驾驶的事故车辆及唐某驾驶的事故车辆,事故发生时在两辆车的保险有效期内;滴滴公司网约车平台“滴滴出行”的顺风车业务由第三人(运达公司)承接,该营运业务在泰康公司投保;事故发生后,运达公司委托泰康公司为小方在海口市人民医院转账垫付了8万元医疗费。

  案件审理中,小方向一审法院申请司法鉴定。一审法院鉴定意见:1.原告因交通事故致右侧第5-10多发肋骨骨折、左侧第9肋骨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2.原告的后续治疗费用约需13000元;3.原告的“三期”评定(自2018年2月23日起计算)为误工期12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60日。

  2019年2月13日,小方第二次到海口市人民医院入院治疗,此次治疗实际花费为17555.1元。小方根据鉴定意见及第二次治疗结果对诉讼请求进行了相应变更,向一审法院请求:1.被告黄某、唐某、滴滴公司及运达公司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后续治疗费、康复费等共计241529元;2.被告平安财保海南公司、中财保海南公司、泰康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3.六被告及运达公司共同承担本案诉讼费、鉴定费等诉讼费用。

  法院判决:获赔13万余元

  一审法院依法作出判决,中财保海南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赔付小方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122360元;黄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赔付小方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7536元;三、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赔付原告小方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870元;四、驳回原告小方的其他诉讼请求。

  后被告滴滴公司、中财保海南公司、运达公司不服一审宣判,提起上诉。

  海南一中院二审认为,小方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的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共计127865.58元及鉴定费2900元,由中财保海南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107301.26元(10000元+97301.26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6169.3元,合计113470.56元;黄某承担16425.02元(14395.02元+鉴定费2030元);唐某承担鉴定费870元。

  据此,该院依法作出判决,限上诉人中财保海南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被上诉人小方113470.56元;被告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一次性赔付原告小方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870元;限被上诉人黄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被上诉人小方共计16425.02元。

  案例二

  海口一女子骑电动车搭载同学出事故,担责10%

  在海口一丁字路口处,殷某驾驶小轿车由南往东方向右转弯,小花(化名)驾驶电动车搭载小丽(化名)沿非机动车道由南向北方向行驶。当小花发现殷某车辆时,避让不当,导致连人带车摔倒,向北滑行,造成小型轿车与小丽发生碰撞。小丽受伤后,经省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事后,交警部门认定殷某驾驶小型轿车右转弯未让直行电动车,是导致事故的主要原因,小花避让措施不当是导致事故的次要原因。事故发生时小丽年仅17岁。

  据了解,小丽与小花是海口某高校同班同学,两人在同一家公司实习。实习期间,小丽均搭乘小花驾驶的电动车上下班,两人系在前往实习单位途中发生事故。最终因赔偿问题,小丽的父母将相关责任方告上法庭。

  法院认为,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超出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应由殷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小花承担20%的赔偿责任。但小花与小丽系同学关系,小丽搭乘其电动车上下班,属好意同乘行为。为肯定行为人乐于助人的精神,在驾驶人无重大过失的情形下,好意同乘的双方应共担风险,故小花实际只需承担10%的赔偿责任。

  律师说法

  有偿搭乘与无偿搭乘,承担的责任不同

  海南问源律师事务所律师何烨介绍,搭乘顺风车发生交通事故车主是否担责,要看交通事故的责任方是谁。

  如果该交通事故是由于车主违章引起,由车主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搭乘人可以向车主索赔,车主应当承担责任。但如果交通事故是由对方引起,由对方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搭乘人应该向对方索赔,由对方承担责任。

  此外,何烨介绍,若事故由车主承担主要责任,还将根据有偿和无偿两种搭乘情况进行赔付。有偿搭乘是指需车方向供车方支付一定对价的拼车形式,也可以是其他财物。双向搭乘也可视为有偿搭乘。一般情况下,对于有偿搭乘,司机与搭乘人之间实际上就形成了客运合同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司机负有将搭乘者安全运送到目的地的义务,并在运输过程中对乘车人的损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无偿搭乘也称搭便车,是指驾驶人出于好意,无偿地邀请或允许他人搭乘自己车辆的非运营行为。“好意同乘”作为一种善意施惠、助人为乐的行为,属于互帮互助的传统美德范畴,发生交通事故后让驾驶人承担全部责任,不利于传统美德的弘扬。

  ●《民法典》明确了“好意同乘”的法律规定:非营运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无偿搭乘人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应当减轻其赔偿责任,但是机动车使用人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除外。

  无偿搭乘的“免责条款”是否有效?

  为了避免无偿拼车造成事故后要对乘车人进行赔偿,一些司机想出了签订“免责条款”的主意,即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对拼车出行过程中造成乘车人人身伤害、财产损害,司机一律不承担赔偿责任。这样的条款是否有效?

  何烨介绍,“免责条款”更大的作用是在约束搭乘人,使其在发生意外后主动放弃对车主的索赔。但“免责条款”不能作为车主免责的依据,如果车主对交通事故有过错造成搭乘人受伤,车主还是要赔偿的,这种约定是无效的。在事故发生后,无论是从法律的角度,还是从道德层面,作为驾驶员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