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才懂,金庸把最美的故事留在了《白马啸西风》里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对于《白马啸西风》中的这句话,一直没有忘怀。

  严格来说,是对于《白马啸西风》中的最后一段话,一直没有忘怀。

长大后才懂,金庸把最美的故事留在了《白马啸西风》里

  白马带着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会记不清《白马啸西风》到底写了个什么样的故事。但是对于李文秀牵着白马,出玉门关那一刻的灵魂叩问,会永远记得。

  也许这就是文字的魅力,优美有内涵的文字,总是能打动人心,触动灵魂。在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记,涤荡着灵魂。

  《白马啸西风》的篇幅不是很长,只有六万字,在金庸的十五部作品中,它的字数只在《越女剑》、《鸳鸯刀》之上,排在倒数第三的位置。而且是金庸作品中,最不像武侠小的武侠小说。

  《越女剑》虽短,却塑造了剑神阿青;《鸳鸯刀》虽搞笑,却围绕争夺宝刀展开;《白马啸西风》虽以宝藏为噱头,但只是个噱头,其实主要讲述的还是少女情怀,说它是一篇少女的情感日记,一点也不为过。

  也正是因为《白马啸西风》跟金庸的其它作品有很大的差别,讲述的武侠也不正宗纯粹,所以这部小说历来知名度不高。读者往往会忽略,影视剧往往选择性遗忘。尽管进入冷门行列,但《白马啸西风》却自有它出彩的地方,那就是以情动人,以诗醉人。

  《白马啸西风》以散文诗一般的句子,描写了女主角李文秀的心绪,面对爱慕的男子,李文秀憧憬过、惆怅过、倔强过、放弃过,各种各样的心情,在花儿般年纪的李文秀身上闪现,让人体味到了初恋的滋味,少女怀春的羞涩。

长大后才懂,金庸把最美的故事留在了《白马啸西风》里

  故事是从白马李三和金银小剑三娘子上官虹带着李文秀躲避吕梁三杰追杀开始的,双方争夺高昌迷宫的地图,你追我赶,李三和上官虹先后遇害,只剩下李文秀侥幸不死,来到了大漠。得到一位汉人老头的帮助,在哈萨克人的部落生存了下来,学得了一身绝世武功,爱上了一个哈萨克少年。

  整部小说的故事以白马带着李文秀进入回疆开始,又以白马跟着李文秀走出回疆结束。老去的白马,留不住的情人,过不去的坎,李文秀最终只能无可奈何,心不甘情不愿离开,她的初恋并不完美,甚至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她爱着苏普,苏普却爱着阿曼。尽管是她不忍苏普被苏鲁克鞭打,所以将苏普推给了阿曼。但她自己也明白,即便苏鲁克不反对自己的儿子跟她交往,她终究也是没办法拴住他的心。

  李文秀心想:“如果当年你知道了,就不会那样狠狠的鞭打苏普,一切就会不同了。可是,真的会不同吗?就算苏普小时候跟我做好朋友,他年纪大了之后,见到了阿曼,还是会爱上她的。人的心,真太奇怪了,我不懂。”

  因为在苏普的心里,一直将李文秀当作好朋友,而并非恋人。他对她的好,完全是出于一个孩子的活泼、好动、爱玩,并非是情之所向。

  李文秀道:“如果那小姑娘很是想念你,日日夜夜的盼望你去陪她,因此坟上真的裂开了一条大缝,你肯跳进坟去,永远陪她么?”苏普叹了口气道:“不。那个小姑娘只是我小时的好朋友。这一生一世,我是要陪阿曼的。”说着伸出手去,和阿曼双手相握。

  所以苏普不选择李文秀,并非诸多客观原因造成的。最为主要的还是苏普对李文秀只有友情,没有爱情,虽然当时苏普比李文秀大两岁,但女孩要比男孩早熟,所以当李文秀有了情愫产生后,苏普还是一脸懵懂无知的小孩子。

  李文秀的单相思,注定了她最终只能黯然离开。这个世界有许多事情可以勉强,但感情却是勉强不来。不爱就是不爱,并不是抢夺就能换来,也并不是真心就能挽回。

  李文秀最后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她牵着老去的白马回到了中原。虽然她内心仍旧抗拒,但不得不面对现实,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长大后才懂,金庸把最美的故事留在了《白马啸西风》里

  《白马啸西风》的文笔很细腻,以女性的视角,所写的作品,少女感十足。这就是金庸的功底,写什么风格都可以,以什么口吻写都可以。读《白马啸西风》给人以美的享受,给人以美的遐想。

  大漠、孤烟、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马致远《天净沙·秋思》用在李文秀和白马身上,当真再合适不过了。

  江南、初春、柳枝、燕子、金鱼、桃花,勇武的少年,江南好,风景旧曾谙。白居易的《忆江南》用在李文秀和白马身上,也再合适不过了。

  可是李文秀呢,却偏不喜欢。

  如果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又有什么法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