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让你觉得恐怖/惊悚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妈因为临产,家里的亲戚几乎全赶了过来。

随着我妈的一声惨叫,我就来到了这个世上,说来也巧,平时不常见也不串门的三叔赶到了我家。

三叔进门就对我妈喊:“素英,孩子是男孩是女孩?”

我三叔这人吧,平时游手好闲喜欢打牌,输了就找自个儿兄弟借,我家也不例外,所以家里这些亲戚都很不待见他。

可能是大伯一看到他就想到了以前的事,他一怒之下抓着三叔的衣领骂道:“个败家玩意你还知道回来,真是丢尽了老白家的脸,咱爸死的时候,你是一个人影都见不着,给我滚出去,老白家没有你这种后人!”

一声如雷大吼,顿时山林寂静,亲戚们都不敢吭声,三叔也被大伯推到了门外。

按照我妈的记忆,她说当时三叔跪在门口,表情非常着急的喊着,“素英,不管孩子是男是女,一定要给他取名叫白无常,不然孩子一辈子都不会安生,甚至有可能活不过三天,只有这个名字能压得住他们,我没有骗你,你相信我。”

由于我妈刚生完我,身子有些虚弱,她想问些什么,可是大伯却一脚踹在三叔的身上,暴怒的指着他吼道:“白宏振!你他妈的再说什么屁话,今天我非砍了你的手不可,一天天不务正业,我让你去赌钱!”

大伯说着就四下找起了菜刀,家里人都吓坏了,赶紧催促着三叔快跑,三叔见大伯气得不行,只好不了了之的跑了。

结果我妈月子刚过完没几天,我就发了重度高烧而且还莫名其妙的站了起来到处跑,要知道当时我才一个月左右啊。

我妈一看到这情况,当即想到了三叔的话,同时作为农村妇女,她也想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于是亲自去找了三叔。

三叔听了我的情况,大口大口的抽着烟说,“看来那群东西还不肯罢休啊!”

三叔一声摇头叹息,令我妈赶到害怕,她哭着求三叔救我。

见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三叔摆正姿态严肃的说:“嫂子,晚上你抱着孩子跟我去山头转一圈,一直念孩子的名字就行,那些东西听到白无常就会暂时离开,以后的事我来处理,毕竟是我亲侄子。”

就这样,妈听了三叔的话,第二天我的高烧真就退了,吃奶的量都提升了好几倍,连她都断定我以后肯定会是个小胖子。

从那以后,我的名字从一开始的白平安改为了白无常,去村大队报道的时候,几个干部听到我这名字都是一愣一愣的,搞得我妈抱着我还挺尴尬。

名中有无常后,我真的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事,因为这件事,我家和三叔的关系也再慢慢改善。

他也从我记事起就开始教我一些奇怪的本事,在别人看来都是虚张声势的,可是我妈却彻底对三叔刮目相看。

到我初中毕业那会,三叔就带我去了城里,说要在那边给我找一家好的学校继续读书,顺便打两个月临时工,让我体验一下社会主义的险恶。

我妈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还亲自送我去了火车站。

和三叔到了城里之后,他说他开了一家公寓楼,既给活人服务也给死人服务,我一想这不乱套了吗,可三叔一副以后你就知道的表情,根本不多做解释。

“你小子这两个月就待在这边,一个月给你一千块加三百饭补,一楼有员工宿舍,其他楼层可以随意进出,但四楼切记不要随便上去,特别是每个月的农历十五都必须格外注意,还有从小教你的那些你都记着就行。”

三叔总是这样,从小到大都一句话说完,之后就把我扔在旁边不管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啊。

为此我还好几次看三叔不顺眼,可又能咋样呢。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我不耐烦的从桌上拿起老式座机电话。

“喂天地公寓,没有预定的话就算了,我们只接受预定和现场支付,不支持致电预约。”

我这边刚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叫骂声:“你个臭小子又在睡觉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给我打起精神来,别忘了给祖师爷上香,听到没。”

原来是三叔打来的电话,他那边还有阵阵叫胡的声音,想必又在麻将馆待着。

我随口应付一声就挂了电话,趴在桌上继续睡了起来。

没过多久,外面突然一声雷响将我惊醒。

我这才想到三叔说的日子是什么,翻一翻日历,还真是农历七月十五,于是赶紧走到祖师爷牌位前,拿着三炷香拜了拜。

“祖师爷再上,昨天太晚睡今天精神不好,忘了给您上香了,真是不好意思。”

我刚拜完祖师爷,门口挂着的风铃就响了起来,大门一开顿时吹来刺骨的冷风,就好像有人拿冰锥子刺进了脊梁骨,要知道现在是夏天,街上个个大汉都裸露着上半身。

回头看去,一位妙龄少女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身上香味扑鼻,沁人心脾,同时还夹杂着浓烈的酒味。

“姑娘,这大晚上的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如果是来订房的话,今天恐怕不行。”

我按照三叔的吩咐,今天的客房一律不对外开放。

妙龄少女醉醺醺的说,“怎么了,是怕我没钱吗,给我开一间最大最好的房,老娘我有的是钱快点!”

我微笑道:“姑娘,我们公寓真的有规定,今天的客房一律不对外开放,你还是叫家里人来接吧,毕竟外面下雨了。”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吧!”

少女一拍桌子怒斥道。

见她醉成这样,连走路都有些不稳,我只好叹气说,“姑娘,你这样我没办法交差啊,算了看你醉成这样,你就将就一晚睡我那屋吧,但是要收费的,八十一晚,合适的话一手交钱一手交房卡。”

第二章 黑魂上身

少女趴在柜台上微微笑道,“小兄弟,你是不是瞧不起姐姐我啊,八十一晚,我像是住这种价位的人吗。”

她还给我抛了一个媚眼,也不知道是那阵冷风还是我血气方刚的原因,看到这媚眼,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尴尬的说:“随便你,想给多少就给多少,身份证给我一下。”

少女优雅的从包里拿出身份证,我接过来一看,心里不禁想道:“我去,还真是个美人胚子啊,苏云裳,名字还挺好听。”

“我说你磨磨唧唧干什么,快点把房间开了,我要睡觉。”

苏云裳催促道。

我拿起桌上的感应钥匙说,“从盆栽后面过去第一间房就是,记着,别到处乱跑,也别上楼去,否则后果自负。”

我目送苏云裳离开,结果越看越不对劲,怎么她走路没声呢,整个环境只有下雨和打雷声。

我疑惑起身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苏云裳居然再垫着脚尖走路。

“鬼上身!”

我立马反应过来,三叔曾经说过,鬼上身一般会按照他们生前的生活习性来操控被附身者,而且看苏云裳一身昂贵的行头也不像没家的人,现在科技发达,一通电话就能联系家里人,她为什么还会来外面开房呢。

想到这,我连忙给三叔打了电话,过了好久电话才被接通:“喂小子,出啥事了啊,我这圈打完就回去接你班,先挂了。”

我压低声音道:“三叔你快回来,鬼上身了。”

三叔疑惑道:“什么鬼上身了,我不是叫你注意点吗,今天十五,下面客人多,你可别给我搞砸了。”

三叔语气很严肃,我急忙说道:“不是三叔,刚刚一个姑娘过来订房,是她被鬼上身了,我怕闹出人命你快回来。”

电话那头的三叔喊了一声碰!接着不慌不忙的对我说,“我说小常啊,这种事情你得学会自己处理,我不是教过你嘛,实在不行就把道宗秘卷拿出来看看,第三十八页就有对付鬼上身的方法,先挂了啊。”

还没等我开口,三叔就按掉了电话,如此不负责任的三叔,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老炮筒。

不过还好,我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鬼上身的应对办法我自然背的滚瓜烂熟。

首先得找一双筷子,最好是桃木芯做的,因为桃木属阳能克邪祟,乃大地之根本。

不过现在上哪儿去找桃木筷子,情急时刻,我眼角忽然瞥见角落里放着一双一次性筷子。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个老炮筒一点都不负责,还说给我找个学校,等你回来老子就不干了!”

我抓起一次性筷子就冲出了柜台,完全没注意到外面此时此刻发出的动静。

我压低脚步到了房门口,发现房门并没有完全关上,还留了一条小缝。

透过门缝往里一看,画面顿时令我血脉喷张,苏云裳居然在换衣服,我赶紧闭上眼睛退了回来,虽然心里很冲动,可还是克制住了。

等了好久,我听见房间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才敢继续偷瞄里面的情况,这要是被人看见,非把我当成流氓报警不可,不过人命才是最重要的。

第三章 柳叶开眼

想到这,我索性一咬牙心一横,借着水流声的掩护钻了进去,拉开抽屉从盒子里拿出两片柳叶。

三叔说柳树属阴阳两界之物,能帮普通人开眼,也就是俗称的阴阳眼,同时也能借用柳树枝打鬼。

“先看看你是什么鬼,敢来这里撒野,非灭了你不可!”

我将柳叶按在眼皮上,几秒钟后我再次睁开眼睛,其中一只已经完全变黑。

视野内阴气很重,房间里就好像摆着一台喷雾机,要不是哥们我开了眼,待久了肯定会被迷住。

我躲在衣柜里面,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苏云裳才从卫生间里出来,透过衣柜缝隙往外一看,顿时吓的我小心脏砰砰直跳。

只见苏云裳的脸长满了脓包,恶心的积液正顺着脸颊滑落,大半张脸耷拉着,她似乎有所发现,开始在房间里四处寻找,最终停在了衣柜前面。

我俩现在仅仅隔着一扇衣柜门,如此近距离的对视下,差点就给我看吐了,那耷拉着的半张脸还发出了皮肉撕裂的咔嚓声。

我强忍着不适,连大气都不敢喘,就这么僵持了十几秒,苏云裳忽然露出邪异的笑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脯,随后在我的注视下,她慢慢褪去了上衣……

看到这我已经猜出这鬼是什么类型的了,肯定是带颜色的鬼无疑,我看准机会,冲出衣柜一脚将苏云裳踹在了床上,接着用我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她的身上。

我并不担心会伤到苏云裳,因为三叔跟我说过,被鬼附身的人,即使把他的手臂砍断也不会有任何事,因为砍断的不是本体,而是操控本体行动的厉鬼。

此时的苏云裳开始拼命挣扎,她惊慌失措的喊道:“谁,谁在房间里面,给我滚开!”

我冷哼道:“厉鬼索命无常勾魂,小小野鬼居然敢来此地闹事,看小爷我不灭了你。”

我懒得跟她废话,拿起一次性筷子夹住了苏云裳的中指,结果一用力,筷子直接断了。

我顿时无语,这筷子质量也太差了吧,肯定是三叔这老炮筒贪便宜去路边摊买的,简直坑爹啊。

“你大爷的三叔,被你坑惨了啊……”

我刚吐槽完,就被苏云裳用力一顶,整个人重重的砸在了衣柜上,房间里的灯开始不停闪烁起来,仿佛灯泡随时都会炸掉。

而苏云裳的气质也再慢慢变化,我的眼睛开始胀痛,这预示着面前的鬼有很强大的磁场能量,必须得速战速决拿下她。

可问题是我现在能想到的办法只有用筷子或者其他能夹手指的物品逼这只厉鬼出来,其他的我还真忘了。

“臭小子你敢坏我好事,我杀了你!”

苏云裳举起双手朝我掐了过来,我赶忙抬起脚踹在床沿上,整张床顿时移位,惯性使得苏云裳一个踉跄面部着地,这下子她那即将脱落的半张脸直接粘在了地上,给我恶心坏了。

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准确的来说是她身体里的厉鬼感觉不到疼痛,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我一把拽住了桌上的背包对苏云裳说,“你等会,我找个东西,反正夜还长你有的是时间掐我。”

苏云裳疑惑的看着我,还真的没有对我发起攻击,这也可给我几秒钟的喘息机会。

第四章 三道血痕

几秒钟后,苏云裳忽然暴怒的吼道:“臭小子,你当我是傻子吗,给我去死!”

我加快速度终于从苏云裳的包包夹层里面发现了一个发卡,还没等我激动两句,她就扑了过来。

我急忙往旁边一滚,可还是慢了一步,手臂被苏云裳如刀锋利的指甲抓出了三道血痕,顿时鲜血喷溅疼得我龇牙咧嘴的。

我看了一眼,伤口很深两边的肉已经炸开,强忍着疼痛我左手捏了一道法诀,在心里快速念道:“太上九星道气长存,六丁六甲护我周身,急急如律令!”

我左手往前一点,苏云裳顿时惨叫一声向后倒去。

趁此机会,我一咬牙窜了出去,将她再次压在了身下,尽管她拼命挣扎,我还是拿着发卡死死地夹住了她的中指接着往上一掰。

我暴怒的吼道:“出不出来!”

唾沫横飞,惨叫声震耳,苏云裳还在摇头。

我再次发力,几乎将手指掰变形了才看见一个灰色的魂魄从她体内快速飘出,顺着门缝往外逃窜。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倒在地上,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了下来,接着双眼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房间里乱七八糟的,苏云裳已经不见了踪影,三叔坐在我身边忧虑的抽着烟。

见我醒来,他赶忙掐灭烟头问道:“小常,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脸色惨白地问,“三叔,那个厉鬼呢。”

“哪有什么厉鬼,你忘了今天是中元节吗,大街上鬼差多的是,他们会处理的,倒是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将刚刚打斗的过程跟三叔说了一遍。

他凝重地望着我说道:“人没事就好,我说你小子也是,怎么着也得把厉鬼引出来再说,现在好了不仅受了伤,还被人家误会了,不过这是你小子第一次和脏东西交手,难免会出差错,就当是个教训吧。”

我没当回事,咳嗽两声继续问,“三叔,苏云裳呢,她为什么会被厉鬼缠上啊。”

三叔沉声说道:“你说那个小女警啊,她能有什么事,刚刚被她同事带走了,你小子现在惨咯,那小女警一口咬定你非礼她,不过也是,我刚回来的时候发现她衣衫不整,你呢也躺在她身边,不被误会才怪。”

“至于为什么会被厉鬼缠上,很简单,那小女警身上有酒味,酒精能使人的意识变得低迷,而鬼又是一种灵体,怨气重的鬼能直接影响人的脑电波,这人啊一旦没了防范意识,不被附身才怪呢。”

“女警?她是干这行的吗。”

“那不然呢,所以我说你小子惨咯,好好休息吧,明天记得去巡捕队报道,那边的队长我认识,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就没事了,记得把地拖了。”

三叔起身,我脱口说了一句,“对不起三叔,我搞砸了。”

三叔走到门口,回头冲我微微一笑说道:“对了小子,你手臂的伤已经敷了药养几天就好了,被厉鬼所伤去医院是治不好的,纯粹浪费时间和金钱,可别误会你三叔小心眼,要是传到你妈耳朵里,非剁了我不可。”

三叔走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我发呆的望着天花板,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现在我满脑子都是苏云裳和她刚刚换衣服的画面,还别说她长得真挺漂亮,当然,不是指她被附身的阶段。

不知不觉,我心里忽然对她有了一种莫名的好感,这不会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吧,那也太不靠谱了……

未完待续,后面更加精彩。

注:本文为小说,非真实事件,为了避免对您造成误导,请谨慎甄别书名:禁忌文章来源于网络。侵删。(已授权)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