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虐心双机长虐恋💗男二上位 《673102》 邓离离🔻靳北枭

一章 恭喜平安归来

“祝你生生世世,永失所爱!!!”

她摘下无名指上戒指,含泪离去。

当晚“机长,邓姑娘为救同组人员,放弃逃生机会遇难了,可她已有身孕”

“邓离离,马上返航,我们复婚!”

他冲进塔台,只见天边火光乍起。

"邓离离真可怜,她在这儿也没什么朋友,连离职这么大的事儿都没人知道!”

他拦在刚刚说话的空姐身前,“你刚刚说邓离离离职?”

“是啊,三天前的航邓是她在嘉望机场的最后一次单航。”

单航,不返。

他终于明白,原来邓离离的那句再见,说的是再

也不见。

“靳总,邓机长辞职了,以后JW0923的航线,谁来开?”

靳北枭心不在焉道:“停飞。”

“停掉0923的航线?”

靳北枭回了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操太阳穴:“我来开。”

三年后。

靳北枭第一次踏上JW0923飞机的驾驶舱。

看着熟悉的操控台,他眼前恍惚浮现出邓离离一丝不苟工作的模样。

再一眨眼,尽是幻象。

靳北枭坐上驾驶椅,椅子和操控台的距离是邓离一丝不苟工作的模样。

再一眨眼,尽是幻象。

靳北枭坐上驾驶椅,椅子和操控台的距离是邓离离娇小身形的一贯贴合的宽度和高度。

他心情有些淤堵,平静地调试了一番。开启显示屏,需要输入密码。

靳北枭怔住,尝试输入邓离离的生日,显示错

误。

他想了想,脑海中跳过一个不可控念头,试着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密码正确,正在启动。”冰冷的机械女声传来。一时间,靳北枭心底五味具杂。

他敛神检查仪表盘,看到有一个卡通摆台,再次

愣住。

这个摆台是他和邓离离刚结婚时,邓离离专门去找人定制的他的动漫形象。

卡通人偶背后一排字——

“日月星辰,不及你耀眼。”

靳北枭的心漏跳了一拍,深沉眼眸中的情绪起伏不断。

“靳机长,所有检查都已完毕,请您核对。”副机

长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思绪。

靳北枭喉结上下翻滚了两下,哑声道:“联系塔台,开始飞行任务。”

……

曾经,他们也甜蜜过。

但随着机场事务繁忙,两人聚少离多,感情也逐渐变淡。

可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余地吗?

莫名,此刻的靳北枭很想听到邓离离的声音,想

告诉她,自己胃又疼起来了。

他再次给邓离离打电话,却显示已是空号。靳北枭心狠狠一痛,连带着唇色都白了几分。她是彻底和过去告别了。

靳北枭想起邓离离的性子,一旦认准的事便不会

轻易改变。

好比她对他的感情,斗转星移从未变淡,无论他提了几次离婚她都在做挽留。

可这次她签了字,注销了号码,彻底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靳北枭跌坐在沙发上,任由胃痛侵袭.…….时光荏苒,一年过去。

靳北枭继续开着JW0923,一次又一次带领全机乘客和机组人员平安去返。

飞好每一次航线,是他的职责。守护0923,是他的私心。

他想等她回来。

——就像机场等不到一艘船,而我也等不到你爱我。

嘉望机场。

邓离离一身机长服从飞机舱内出来,就看到对面刚落地的飞机上走下来的靳北枭。

他穿着和自己相同的机长制服,宽肩长腿,气宇轩昂。

靳北枭是嘉望航空公司的明星机长,而自己则是副机长。

他们相识于年少,现在已经结婚三年。

他是她的丈夫,也是这些年来她奋力追逐的梦。

片刻,二人迎面相遇。

邓离离扬起抹笑,轻声说:“恭喜平安归来。”

可靳北枭却置若罔闻的与旁边的副机长继续前进,连半刻眼神都未分给她。

他身上的乌木沉香钻进鼻间,还是一贯的暖调,却挡不住他那份漠视的冷。

邓离离并没有回头,只是僵硬的站在原地。

她不想再看见靳北枭的背影了。

许久,邓离离才整理好情绪,走出了机场。

她与靳北枭一左一右,背道而驰。

七月,临近日落的天却还是那样炽热。

饭桌上。

邓离离看着低头吃饭一言不发的靳北枭,开口问:“听说公司给你调整了乘务组人员?”“嗯。”

他应着,却没有抬头。

“还习惯吗?”邓离离继续关切问着。

“嗯。”

靳北枭的回应依旧冷淡。

邓离离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你很累吗?”累到多一个字都不愿意和她说,累到不愿意看她一眼。

靳北枭却只是放下了筷子:“我吃好了。”

说完,他端着水杯上了楼。

望着他背影,邓离离眼神黯了黯。

桌上的菜肴还冒着热气,她却没了半点食欲。

夏夜蝉鸣不绝。

偌大的双人床上,邓离离看着背对着自己侧卧的男人,心紧紧的揪了一下。

“北枭。”

她轻唤了声他的名字,可却无人回应。

邓离离知道他没睡,因为上一秒他的手机还亮着。

他只是不想理自己而已。

邓离离喉间泛着苦,她放下手机,小心翼翼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头埋在他背脊处。

温热的体温驱散了寒意,让人沉溺其中不愿清醒。

“热。”

靳北枭突然出声,然后推开了邓离离,顺手按灭了床头灯。

卧室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手臂落在床被外,丝绸的凉与冷气钻入邓离离的骨缝,宛如针扎。

她望着阖了双眸的靳北枭,不知过了多久,才喃喃开口:“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回答她的,只是男人平稳的呼吸。

寂静在耳边叫嚣。

邓离离慢慢坐起身,摸过一旁的手机。

屏幕亮起的瞬间,光刺的眼生疼滚烫,像是在流泪。

她看着上面的时间,十二点过了,她的生日也过去了。

整整二十四个小时,自己都没能等到靳北枭的那句“生日快乐”。

茫茫然过了整夜。

翌日,邓离离醒来时,身侧的床褥已经冷了。

她刚下楼,就看见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靳北枭:“你去哪儿?”昨天他们才刚飞回来,今天不是该调休在家?靳北枭瞥了她一眼,扔下句“有事”就推门离去。

邓离离望着那扇开合又紧闭的门,呆站了许久。

白日漫漫。

她坐在沙发上发呆,手机却突然响起。

打开一看,是闺蜜发来的微信。

只有一张照片和一句话:“这个女人你认识吗?”邓离离点开照片,里面靳北枭和一个陌生女人站在一起。

而那个女人的手中,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第二章 红色玫瑰

红玫瑰的话语是“我爱你,每一天”。

曾几何时,邓离离也期盼着靳北枭能送自己一束。

可从年幼相识再到现在结婚三年,她从未收到过,就连结婚时她手中捧的那束玫瑰,也是闺蜜送的。

邓离离看着手机上那张照片,视线又转去客厅角落那墙上的婚纱照。

那上面,靳北枭嘴角微弯,她曾以为那时他是高兴的。

可直到刚刚看见这张照片上他柔和目光,才知道,是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

想到这,邓离离偏过了头,拨通了靳北枭的电话。

机械忙音不断的响着,直到最后一秒才终于接通。

电话里,男人低沉的嗓音混着电流有些陌生:“什么事?”“你在哪儿?”邓离离尽量平静的问,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外面。”

“自己吗?”“你到底想问什么?”靳北枭的声音染上了些不耐烦。

邓离离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攥紧:“我只是问问也不行吗?”“我很忙,没时间陪你胡闹。”

靳北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冰冷的挂断声冲进耳朵,却像是环绕在整个客厅,久久不断。

邓离离坐在沙发上,只觉得心像是被人用力紧攥着,喘不过气。

良久,她再次拨通了靳北枭的电话。

这次接通的很快。

他的声音依旧不耐,甚至带着些许烦躁:“你到底想说什么?”邓离离沉默了两秒,刚要开口,却听见电话那头一道陌生女音响起:“北枭,谁啊?”“没谁。”

靳北枭的回答宛如冰棱,瞬间刺穿了她的心脏。

邓离离哽住,原本那些要说的话都被挡了回去,最后只剩一句:“昨天是我生日。”

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她不知道经过自己的提醒,靳北枭记起这件事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她只知道,现在的自己就如同在悬崖边跳舞的人,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太阳渐渐落下,黄昏将至。

门口响起了钥匙开锁的声音。

邓离离知道是靳北枭回来了,但是她并没有回头,只是看着静音播放的电视。

片刻,靳北枭走过来,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在她面前。

“生日礼物,抱歉,昨天太忙,我忘了。”

邓离离看着盒子上熟悉的logo,没有动。

DR.她记得他们结婚的婚戒就是DR,闺蜜还打趣着说靳北枭是真的很爱你,你算是嫁对人了。

可现在,邓离离看着这标志,莫名觉得讽刺。

靳北枭见她没动,眉心微皱:“不满意?”他语气冷漠,似乎在告诉邓离离不要得理不饶人。

邓离离缓缓抬头,望着这个她爱了好几年的男人,哑声问:“你自己去挑的吗?”“不是。”

靳北枭说着,将手中的外套随意的放在沙发上,上面不只有乌木沉香,还有一味女香。

邓离离闻得有些头晕,一整天没进食的胃泛着一阵又一阵的刺痛。

她看着转身去了厨房,不打算继续解释的男人再次问:“所以,你不打算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吗?”靳北枭脚步一顿,转头看她:“你跟踪我?”邓离离品出他话里的愠怒和怀疑,缓缓站起身:“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准备瞒我多久?”

第三章 你不用过来

回答邓离离的,只有靳北枭摔门离去的震天声响。

以及那句“你最近真的很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

邓离离重复着他的话,一瞬间竟然有些想笑,可眼眶却是一片滚烫。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那热气强压下去,伸手拿起了那个盒子,缓缓打开。

里面装着一条项链,和结婚时的钻戒,是一套。

挂坠上的钻石在灯光下反射着寒光。

邓离离慢慢抚过那钻,一片冰凉。

当晚,靳北枭一夜未归。

翌日。

等了一夜的邓离离换好衣服便打车去了机场。

明天她有一趟航班要飞,作为副机长的她要参加今天的机组会。

会议室走廊。

邓离离刚从电梯里出来,迎面便看见了靳北枭。

四目相对,没有人说话。

邓离离率先移开了目光,她很早就明白,与靳北枭的对峙中,第一个输的人,永远都是自己。

可当目光落在他身边的人身上,她整个人僵住。

眼前的人一身空姐制服,杏眼红唇,清纯妩媚共存。

重点是,她赫然是昨天照片里捧着玫瑰花的那个女人!而舒然感知到邓离离对自己的注视,微微一笑:“你好,我是北枭乘务组新上任的乘务长舒然,以后请多指教。”

她说着上前了几步,朝邓离离伸出了手。

邓离离没动,而是看着靳北枭:“她是什么时候来的?”“今天刚刚上任,北枭还没有和大家介绍我。”

舒然回道。

闻言,邓离离握着飞行资料的手微微收紧,目光移向舒然。

随即便看见她脖子上的项链,和靳北枭昨天送自己那条一模一样。

舒然注意到了她目光,手抚上了项链:“这是我昨天刚买的,挑了很久,好看吗?”“……很漂亮。”

邓离离牵强的勾起嘴角,再次看向靳北枭:“靳机长,你觉得呢?”靳北枭并没有回答,只是对着舒然说:“机组会要开始了,走吧。”

舒然点了点头:“那我和北枭就先走了。”

然后,两人走进了左边的会议室。

门缓缓关上,邓离离看着,手慢慢抚上自己的脖颈,只摸到了制服上冰冷的纽扣。

没人知道,那衣领之下,也戴着条项链。

这一刻,邓离离有些庆幸自己身上的机长服将一切遮住,给她最后一点自尊。

无力的垂下手,她转身走进右边的会议室,带上了门。

机组会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邓离离打开手机就看到两条消息。

第一条是靳北枭发的:“中午和爸妈吃饭,你不用过来。”

邓离离看着这条信息出了神。

她和靳北枭算是邻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小他妈就不喜欢自己,哪怕是结婚那天,也只有靳北枭他爸来了。

想到这里,邓离离心中一阵酸涩,回了个“好”字,便去看了另一条消息。

另一条是闺蜜:“明天你又要飞了,今天陪我吃午饭,老地方见!”邓离离笑了笑,回了闺蜜消息便打车去了餐厅。

夏日热浪铺面而来。

邓离离下了车往餐厅内走,却在转头见看到了靳北枭父母的车。

她愣了下,刚想仔细看看,但闺蜜已经到了。

两人跟在引路的服务员身后,邓离离有些心不在焉。

眼神乱飘时,却瞧见左边敞开的包厢里,靳北枭与舒然还有他父母四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

邓离离呆愣的看着这一幕,挪不开步子。

这时,发觉她没跟上来的闺蜜看了过来:“离离,你在看什么?”这一声传进了包厢,里面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第四章 玫瑰好看吗?

一瞬间,气氛凝固,几人面面相觑。

靳北枭没想到邓离离会出现在这里,下意识的蹙紧了眉。

下一秒,他兀地起身,走出包厢抓着邓离离的手腕将人带走,直到一个离包厢远远的拐角才停下。

这一路邓离离没有挣扎,只是跟在他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

“你故意跑来这儿是想干什么?能不能不要闹了?”靳北枭质问的声音十分刺耳。

邓离离心里一窒:“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靳北枭看着她却只是说:“你明知道他们都不喜欢你。”

“不喜欢我的只是他们吗?”邓离离反问。

靳北枭顿了顿,没有说话。

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模样,邓离离垂下了眼睫,掩住其中的悲凄。

“北枭,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步。”

邓离离喃声问道,话语之后尽是迷茫。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靳北枭才缓缓开口:“你先回家,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我们……还有家吗?”邓离离哑声问。

靳北枭再度沉默。

这一刻,邓离离只觉得一阵沉重的压抑袭来,让她喘不过气。

她甚至觉得他此刻的沉默真好,最起码能让她欺骗自己,也许他的沉默代表着‘有家’这个答案!她再也没办法继续下去这场谈话。

“你和爸妈好好吃饭吧。”

邓离离说完,转身要走。

可下一刻,靳北枭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给了她最后一击。

“以后别再跟踪我了。”

邓离离脚步一顿,心像掉进了醋里,酸苦难说。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

她解释着,快步离去。

坐上出租车,邓离离给闺蜜发了条信息说自己临时有事,等回来之后再请她吃饭。

失魂的回到家。

邓离离呆坐在沙发上,目光飘忽没有定点。

刚刚包厢里的场景与靳北枭的话语交相辉映在脑海中,如钝刀割肉般折磨的痛。

房间里似乎还残留着昨天靳北枭身上的味道。

邓离离仰头,视线落在了婚纱照上。

她就那么望着,直到开门声响起,也没有回头。

靳北枭看着站在婚纱照面前的邓离离,眼底闪过一抹不明。

“想问什么就问吧。”

他说着,走到她身边站定。

可回答他的只是一阵缄默。

风吹过窗纱,微微荡漾。

邓离离缓缓转头看他:“玫瑰好看吗?”靳北枭蹙起了眉:“什么意思?”“……没什么。”

邓离离摇了摇头,再度看向婚纱照。

偌大的客厅再次安静了下来。

靳北枭有些烦躁,他最讨厌的就是邓离离这副想问什么又不直说的模样。

“你想说什么就说,我只回答这一次。”

他声音渐冷。

邓离离闻言,只是盯着婚纱照上靳北枭嘴角上扬的弧度,缓缓开口:“当初拍这副婚纱照的时候,你在想什么?”靳北枭有些诧异,顺着她的话看过去,却想不起那时候的心思。

“不记得了。”

他回答的干脆。

邓离离不意外,毕竟他连她的生日都忘记了。

只是此刻听见,还是不免心酸。

邓离离慢慢转头看向靳北枭,很久很久,才开口问:“你爱我吗?”很俗气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邓离离一直以为只有两个选项:爱与不爱。

可这一刻,靳北枭却提醒她,还有第三个选项——

第五章 你还记得吗

那就是——沉默!看着不说话的靳北枭,邓离离不仅在内心中自嘲。

结婚三年,是她忘了,靳北枭大多时候都在沉默。

但是这一刻的沉默,像是夏日中倾盆而落的大雨,让她不得不清醒。

哪怕爱炽热如火,也抵不过饮冰卧雪的凉。

“算了,当我没问过。”

邓离离不想再追问,转身上了楼。

背后,靳北枭的神情掩在夏日深夜中,看不真切。

第二天,两人各自驾驶着飞机飞往了别的国家,再也没联系。

再见面,已经是一周后回航。

嘉望机场。

邓离离刚换好了常服出来,就听见走廊边围在一起的空姐们在议论着什么。

她向来对八卦没什么兴趣,刚转身要走,却听见了靳北枭的名字。

“听说了吗?靳北枭那组乘务长没扣好行靳架,又正好遇上了气流,架上的箱子掉下来砸到了乘客!虽然只是蹭破了手臂,但也确实是她的错,那乘客要投诉呢!”“这有什么的,人家有靳机长护着,又不用被罚,听说现在靳机长还在经理办公室‘据理力争’呢!”另一个空姐撇了撇嘴。

听着这些,邓离离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她往外走着,却莫名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门关着,却挡不住里面传出的说话声。

“这件事我会处罚舒然,但停职这个处罚过于严重,我不同意。”

“靳北枭,砸伤乘客不是小事,更何况是你提出要舒然来你乘务组的,如果真的出了事,你是连罪!”靳北枭和经理的对话传进耳里,宛如雷声轰鸣。

邓离离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攥紧。

原来更换乘务组是靳北枭的提议,原来是他想让舒然陪在身边!想起最初她关怀着问他‘还习惯吗’的话,邓离离只觉得自己又蠢又可笑。

办公室里的人又说了些什么,她听不清了,也不想再听,快步离去。

停机坪上,风吹得发丝飞舞。

不远处,工作人员检修着飞机,夕阳缓缓没入地平线。

邓离离看着这些,也看着不远处从办公楼走出来的靳北枭和舒然。

她没有上前,只是那么看着。

而不远处,不知道舒然说了什么,靳北枭也朝这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却依旧是沉默与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舒然转身离开,靳北枭缓步走了过来。

邓离离看着他被风吹乱的发:“经理怎么说?”他并不意外邓离离会知道,漠然告知:“扣了绩效奖金。”

“没了?”“你还想有什么?”靳北枭微微蹙眉。

邓离离闻言没说话,看着他被碎发微微遮住的眼:“你还记得你想当机长的初心吗?”靳北枭一愣,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你说希望每个坐上你驾驶的飞机的乘客都能安全平安的抵达目的地。”

邓离离说着,脑海中不自觉出现了五年前那个刚刚成为机长的靳北枭。

那时,他脸上洋溢着的笑与刚刚在经理办公室他说的话交相辉映。

邓离离回过神,看着面前的男人,再度开口:“现在,你还记得吗?你又做到了吗?”

第六章 脏了

靳北枭深深的望了她一眼,末了,只是说:“我无愧于心。”

说完,便转身离去。

邓离离没有回头看,只是盯着天上慢慢闪现的星,无力的闭上了眼。

日子如流水般的过去,眨眼便是国庆,再过几天就是中秋。

然后就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从那次停机坪的聊天后,邓离离想通了许多:靳北枭对她的冷漠,对舒然的关心。

她看着客厅里的婚纱照,将它拿了下来。

然后仔细的擦去上面的灰尘,却没有再挂上去。

靳北枭回来时,一眼便看见了那片空白的墙壁。

那原来挂着照片的地方要更加白一点,留下了一个长方形的痕迹。

“你把它摘下来做什么?”靳北枭问着。

邓离离抬头看了眼走进来的人,轻声回:“脏了,拿下来擦擦。”

靳北枭闻言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却也没有细想,只是拿过婚纱照重新挂了上去。

邓离离看着他背影,突然开口:“你三天后飞爱尔兰的航邓,经理说让我和你一起飞。”

靳北枭下意识回头想问,结果婚纱照不稳滑了下来,一角磕在了地砖上,当啷一声。

这一声震进了心里。

邓离离看着那裂了一道的地砖和完好的婚纱照,没说话。

靳北枭也没心思再挂上:“你和他说什么了?”“你觉得我能说什么?”邓离离反问。

靳北枭沉默了片刻,又说:“这趟航邓只需要一个副机长就够了,不需要你,这件事我会和经理说。”

他说着,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要给经理打电话。

邓离离看着他的动作,心中一阵憋闷的难受。

“别打了,是经理说你的副机长家里有事,我近期没有航邓,才叫我和你同飞的。”

她说出了原因。

靳北枭悬在屏幕上的手指顿了顿,再不能按下去。

他看着邓离离黯淡的眼,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问:“为什么不早说?”“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给经理打电话说换人吧。”

邓离离垂下眼眸提议着,然后上了楼,再没管后续。

靳北枭看着她背影,眼里情绪复杂,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三天后,嘉望机场。

“JW0416请做好起飞准备。”

耳麦里传来了塔台的声音,邓离离抬手扶住传声设备:“收到。”

她看了眼专心看仪表盘的靳北枭,等他确认无误后,再度与塔台联系:“设备正常,JW0416请求起飞。”

五分钟后,塔台传来消息:“允许起飞。”

发动机轰鸣声传来,机身离地面越来越远。

整个驾驶舱里寂静无声,只有时不时响起的仪器声响和塔台联络的声音。

直到十五小时后,飞机平安落地。

邓离离侧目看着闭目养神的靳北枭,心中的那份缺憾被填满。

他们俩和不同的人分别飞了那么多次航班,这次却是他们第一次一起飞。

想到这里,邓离离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开口:“累了就回酒店休息吧。”

靳北枭没说话。

邓离离不明白他的沉默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驾驶舱的门被敲响,邓离离起身过去将门打开。

结果就瞧见舒然站在门口:“北枭呢?我和他约好下飞之后出去走走的。”

她的话把邓离离从刚才那一刻的温情之中狠狠的拉了出来。

她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然后就听见身后响起的脚步声。

紧接着,就看见靳北枭从自己身边路过,往外走去,舒然就跟在他后面。

邓离离僵在原地。

而远处,二人身影渐行渐远,缓缓消失在舱门处……

第七章 离婚

爱尔兰的夜静谧。

邓离离站在酒店窗前,看着楼下昏黄的路灯,脑海中全是靳北枭和舒然离去的身影。

她心里一阵阵的憋闷难受,却连想要喝酒买醉都不能。

因为自己是机长,身上担着的是重若千钧的责任!邓离离打开落地窗,风有些凛冽,吹得她清醒,也冻的她手指僵硬。

不知道吹了多久,门外传来舒然的笑声以及靳北枭的应和之语。

他们回来了。

邓离离转头望向酒店房门,却一直没有动作。

直到外面安静了下来,直到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

她才回到了床上躺着,脑海里像是在过走马灯那般,回放着这些年她与靳北枭的点点滴滴。

一夜无离,太阳缓缓升起。

邓离离看着窗外的朝阳像是想通了什么,她起床洗漱,换好了衣服,便出门敲响了靳北枭的门。

门应声打开,靳北枭微蹙着眉看着门口的人,还有些没睡醒。

“什么事?”“我想出去逛逛。”

邓离离说着,认真的看了看他这副模样。

结婚三年,每天起床时靳北枭留给她的永远只有冰凉的床褥。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刚睡醒的样子。

靳北枭闻言,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这才几点?”邓离离眼中的光黯了黯,“那就等你睡醒我们再去。

我们以后可能也没机会再来这里了,我想和你出去走走。”

她的话里藏着什么,靳北枭却听不出来,只是点了点头:“等醒了我去找你。”

然后关上了门。

酒店应该是新装修不久,那门上还有股油漆味,和靳北枭身上的乌木香一同钻进了鼻腔,刺鼻又勾人。

就像靳北枭。

邓离离看了会儿,回到了自己房间里等着他。

时间点点划过,下午一点,房门被敲响。

她打开门就看见了靳北枭,而他身边还站着舒然。

那一刻,邓离离形容不出自己的心情,只是觉得一切好像真的就要在这停下了。

而靳北枭见她没说话,只是看着舒然,开口说:“她跟我们一起。”

邓离离回过神,看向他:“好,走吧。”

三人走在街道上,风吹得有些冷。

邓离离缓步走在后面,看着身前两步远的靳北枭和舒然的背影,眼眶微红。

记不清多少年了,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看着他的背影。

而他也从来没有等过她,更不曾回头看过她一眼。

远处正午的太阳照在教堂之上,有些晃眼。

邓离离看着,停下了脚步:“靳北枭。”

闻声,靳北枭一愣,她已经很久没有连名带姓的叫过他了。

他转头看来,却听见邓离离说:“你知道吗,曾经爱尔兰是世界上离婚率最低的国家。”

靳北枭不知道,也不明白她说这个是为什么。

而邓离离也没解释:“刚结婚的时候我就想过蜜月要来这儿,但可惜,你太忙了。”

忙到心里没有一点空隙留给她,忙到不愿意多和她多说一句话。

想到这里,邓离离眼里弥漫上层悲伤。

靳北枭望着这样的她,心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他看了眼已经往前走出了百米的舒然,催促着邓离离说:“快点走吧。”

闻言,邓离离本来还想说的那些话,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她闭唇不语,顺着靳北枭的意思往前走着。

然后路过了他,继续往前,一步步走远……两天后,回航。

嘉望机场。

邓离离从驾驶舱下来,看着走在前方的靳北枭,将人叫住:“离婚吧。”

第八章 不喜欢

停机坪上的发动机声轰鸣彻耳。

靳北枭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我知道你听清了。”

那三个字已经用尽了邓离离的最后一丝力气,她没办法再重复第二遍,也不愿重复。

靳北枭眉心深深蹙起:“刚回来我很累,不想和你吵。”

“我也很累,所以到这儿结束了。”

邓离离说着,将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了下来,交到了他手中。

“祝你以后,岁岁平安。”

说完,她越过了靳北枭往前走去。

回到家中,邓离离刚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的备注,她愣了下,爷爷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忙接起,就听见老人苍老的声音:“今天是中秋,回来吃个饭吧。”

邓离离沉默了瞬,爷爷很少给她打电话,就算是过节。

应该是靳北枭去找了爷爷吧。

她猜测着,应下了爷爷的话。

电话挂断后,她看着手机上的日期,才迟迟反应过来原来已经中秋了。

而中秋的后一天便是自己和靳北枭的结婚纪念日。

想到这里,邓离离眸色沉了沉,她环顾着这个自己住了三年的家,缄默了一阵,才将钥匙放下,走了出去。

她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到了爷爷家。

爷爷看着她身边的行靳箱,将人让了进来,两人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你和北枭那孩子,怎么了?”爷爷问着。

邓离离沉默了半晌,还是说了出来。

良久,爷爷才开口:“你的婚姻很像你的父母。”

提及早逝的父母,邓离离并没有说话。

“其实你父亲很爱你的母亲,但是我把他教的太过内敛,什么话都不说,憋在心里藏着。

你是他们的孩子,潜移默化的也成了这样,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但是你要知道,两个人能走到一起再到结婚,不容易。”

爷爷苦口婆心。

邓离离却摇了摇头:“不一样的。

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但我知道他家里人不喜欢我。”

她说着,头靠在爷爷膝上,声音有些哽咽:“航邓过后我明白了一件事,能陪他走到最后的那个人不会是我,两个相像的人是走不到一起的。”

闻言,爷爷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背:“你自己的事情想清楚就好,吃饭吧。”

邓离离直起身,丫13看着走向厨房的老人,给靳北枭发了一条微信。

“这场婚姻,一开始没有牵扯你家,我也希望你不要扯进我爷爷。”

而收到这条微信时,靳北枭正在父母家。

他看着邓离离传来的信息紧皱着眉,刚编辑好了话想要回复,却发现自己被拉黑了!屏幕上红色感叹号刺眼至极。

靳北枭看着,握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

这时,一旁靳母瞧见他这副模样,开口问:“听说你们又要开始机长评选了?离离作为副机长这次有机会吗?”靳北枭没回,沉默了阵儿说:“她要和我离婚。”

此话一出,客厅一片寂静。

靳父的视线也从报纸上挪开,看了过来。

靳母一脸惊讶:“为什么,你们不是挺好的吗?”靳北枭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自己的父母,第一次问:“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不喜欢她?”闻言,靳母诧异反问:“不是因为你不喜欢她吗?”

第九章 结婚纪念日

九月夜风凉凉。

靳北枭站在阳台,思绪还陷在刚刚母亲的话里回不过神。

靳父看着出神的他,走了过来:“我不知道你和离离之间发生了什么,不管你喜不喜欢她,你娶了她,就要对她负责。”

“我不喜欢她,娶她干什么?”靳北枭想不明白,为什么连自己的父母都觉得他不喜欢邓离离。

而靳父只是摇了摇头:“你的行为一点也不像是喜欢。”

靳北枭愣住,久久不能回神。

整整一晚,他脑海中全都是过去和邓离离的一点一滴,也渐渐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翌日清晨。

靳北枭站在邓离离爷爷家楼下,眼望着楼门口,不曾移开半分。

电话被拉黑,信息没人回,他联系不到邓离离,就只能这样等着。

可等了好久,都没能等到人,反倒等来了出来扔垃圾的邓爷爷。

靳北枭忙走上前:“爷爷,离离呢?”邓爷爷看到他愣了下:“她明天有航邓要飞,我这儿离你们机场远,她很早就出门去开机组会了。”

听到这话,靳北枭却是一脸茫然。

邓爷爷看着他这副模样,不禁问:“你不知道她的排班吗?”闻言,靳北枭沉默。

邓爷爷见状,好像懂了邓离离昨天的话,他叹了口气:“看来你们是真的不合适……”说着,便转身往回走。

靳北枭看着他背影,在原地站了很久,才转身慢慢走远……另一边机场。

邓离离开完了机组会,刚和经理聊完往外走。

却不想,刚到电梯口,就看见从中走出来的靳北枭。

她愣了下。

而靳北枭看着眼前的人,一直提起不安的心好像落了地。

他拉住她的手,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打断。

邓离离将手抽了回来:“既然你来了,就顺路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吧。”

一瞬间,满心的热切全被浇灭。

靳北枭看着她,沉声拒绝:“我不同意。”

邓离离只是淡声回:“别把一切弄的太难看,至少我们认识这么多年。”

真的是很多年,多到她把靳北枭的梦想当做自己的梦想坚持了这么些年。

多到自己想忘记他,就要将过往的前十几年尽数忘却!靳北枭却有些发愣,这是邓离离第一次用这般坚定的语气对他说话。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好久,而这次率先认输的,是靳北枭。

“……好。”

靳北枭想,不过是一张结婚证。

他相信邓离离是爱自己的,等到她看到他的真心,他们一定会重归于好!而邓离离听着靳北枭肯定的回答,松了口气。

可心里却也好像空了一块。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靳北枭,率先走进了电梯。

民政局。

在工作人员的再三确认之下,终于到了最后的签字盖章环节。

邓离离看着纸上右下角的空白,转头看向靳北枭:“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这是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上一次是自己的生日。

可靳北枭依旧满眼迷茫不解。

看着这样的他,邓离离再次明白了。

心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酸楚,她却看开了,而后签下了名字。

“咚!”盖章声落下,也给他们的这场婚姻定下了终局。

民政局外的阳光暖暖的。

靳北枭看着手中的离婚证,心中一阵空落与不安。

“恭喜,你自由了。”

邓离离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靳北枭看向她,想说的话在唇边打了个转,末了他只是问:“你明天几点的航邓?”邓离离有些诧异和不解,但还是答了:“九点。”

但没说的是,这是她最后一班航邓,三个月前她已经向经理提了离职,也已经审批通过了。

靳北枭点了点头,没说话。

邓离离早已习惯他的沉默,朝他摆了摆手:“再见。”

说完,转身朝右走去。

靳北枭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这时,他看见邓离离停下了脚步,回身看自己。

靳北枭下意识的上前一步。

可下一秒,却听见她的声音响起:“靳北枭,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第十章 余生祝安好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