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当时我只是感觉心里有点憋屈

就感觉这个事情

算我自己倒霉吧

给自己一个教训

女网友主动邀约

浙江温州,刘先生在乐清市某工厂上班。因为工作比较辛苦,他偶尔在网上找人聊天解闷。一天,刘先生在网上交友时认识了金某。金某表示,她从事美容行业,工作地点就在刘先生家附近。刘先生觉得两人年纪相仿,距离又很近,颇为有缘,就与金某聊天,两人慢慢熟悉起来。

金某告诉刘先生,她最近刚刚失恋,心情很不好,想找人出来喝酒。刘先生也想跟她交个朋友,于是欣然赴约

当天22:00多,两人喝了两瓶啤酒后,金某说想回家。刘先生觉得金某家距离烧烤店并不远,左思右想,他还是开了车。

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没想到,快到金某家时,他们被一辆红色轿车追尾。刘先生认为,对方应该负全责,但自己喝了酒,金某还在车上,他很想尽快脱身,便放弃追究对方的责任。

但是,对方不依不饶,要求刘先生赔偿5000元,否则就报警处理。刘先生一下子紧张起来,担心自己会因酒驾受到处罚,于是要求私了。一番讨价还价后,刘先生最终用信用卡支付3600元作为赔偿。

刘先生之前从未酒后开车,晚上为了送金某回家,才冒了一次险。回到家之后,刘先生细细回忆,觉得事故有点不对劲,可他只能自认倒霉。后来,刘先生慢慢还清了信用卡欠款,跟金某也断了联系。

制造多起追尾事故

除了刘先生,当地还有不少人遭遇了这种蹊跷的追尾事故。

2021年11月11日凌晨1:00多,一辆白色轿车正常行驶到某路口转盘附近,正准备拐弯时,一辆红色轿车突然撞上来。白车司机立即报了警。

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红车司机李某表示,他愿意承担事故全部责任,但他对于事故原因一直闪烁其词,先是说自己误将油门当成刹车,又说自己开车时看手机,之后又说当时自己在伸手捡东西。

警方觉得事出反常,随即调取了沿途的公共视频,发现当晚白车从酒吧出来后,红车一直尾随白车。证据面前,李某坦白,当晚他偶然看到白车车主从酒吧出来后直接开车,就想制造交通事故,借机敲诈一笔钱。

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警方查明,近几个月内,李某经常与三四个人结伴夜出,尾随跟踪一些车辆借机碰瓷,而与李某联系紧密的麻某等人经常在深夜收到一些大额转账。根据这些证据,警方推断,这伙人针对一些酒驾司机,利用制造交通事故的方式,实施敲诈勒索。

分工明确的诈骗团伙

很快,警方抓获了这个团伙的多个嫌疑人。到案后,他们承认,最近一年多以来,他们专门针对酒后驾车的司机,制造交通事故,索要钱财,几乎每次都能得手。

经查,该诈骗团伙有明确分工。麻某相当于组织者,负责召集人员并制定作案计划。首先,金某等人按照麻某的要求,在网上跟那些潜在的被害人聊天,趁机约人开车出来见面聊天。确定对方喝酒后,金某等人会要求对方送她回家,同时将对方的车牌号码等信息发送给麻某。随后,麻某安排李某驾车跟随,伺机制造交通事故,再向对方敲诈勒索。

李某碰撞的时候比较小心,双方车辆损失都不大,但是大多数被害人为了尽快私了,在麻某和李某等人威胁要报警时,会主动掏出几千甚至上万的赔偿。

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不过,也有部分被害人拒不配合。先前,一位被害人遇到这种情况,立即驾车逃跑,被麻某等人堵截并殴打。被害人迫不得已,把身上8032元全部交出。

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最初,只有麻某及其女朋友作案。几个月内,随着敲诈次数与收入的增加,李某和金某等人陆续加入,该团伙也在不断扩大,成员已有11人。半年以来,该团伙在浙江省温州市乐清市、瓯海区、鹿城区等各个县市区作案20多起。

2022年7月底,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麻某犯诈骗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6000元。被告人金某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本案其他被告人被依法判处相应刑罚。

最终,麻某、李某、金某等人表示认罪认罚,不再提出上诉。

普法时间

送异性网友回家,途中被人追尾,居然要花钱私了

Q:

本案中,金某的这种行为是违法行为,还是涉嫌犯罪?

A:

本案中,金某的行为实际上已经触犯了刑律,而且她也是这个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之一,她的行为其实是一种共同犯罪。我们这里所说的共同犯罪,是指犯罪行为人的行为指向同一个犯罪事实,相互配合,相互关联,形成了一个与犯罪结果直接相关的有机整体。

首先,金某是完全行为责任能力人。

第二,在整个作案过程中,金某所扮演的角色和起的作用,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

第三,金某对于犯罪结果的发生,成功地诈骗到钱款,她是持一种积极态度的。她怂恿别人喝酒,千方百计地让别人酒后驾车送她离开,她也清楚地知道,同伙后来会做些什么,但是,她积极地推动这个结果的发生。

最后,在每一起案件得手之后,她也分得了相当比例的赃款,所以说,她应该是主犯之一,应该按照她参与的所有犯罪,予以处罚。

其实,这个犯罪团伙就是利用司机酒后驾车的这种违法行为,以语言相要挟,迫使对方支付高额款项,从而达到这个息事宁人的效果,这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要件。

记者:孙铭菲 鄢琳

(CCTV今日说法)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