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20141130梦境擒凶

《今日说法》 20141130 梦境擒凶

2014年11月30日,周日,我雷打不动地在中午看央视今日说法。看小撒探案。今日说法我连续看了十五年了,这则案例值得从另外的角度思考。

子夜时分,辽宁省的一个小山村里,人们都进入了梦乡。

张燕跟丈夫忙活了一天的农活,也已经睡的很沉了。这时,昏昏沉沉中张燕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她梦到了远在长白山市做买卖的弟弟张永成。梦里的弟弟神情诡异的站在一个草垛旁边,他看着张燕,喃喃低语::姐,我被人杀害了!你快来找我吧!我好孤单,好怕啊,你一定要来找我啊!突然,弟弟张永成开始像野兽般吼叫起来,神情可怖:姐姐,你一定要来找我呀!来找我!!!

这突如其来的噩梦惊醒了张燕,她猛地坐了起来,冷汗早已打湿了薄衣,这时也吵醒了旁边熟睡的丈夫。

我梦见弟弟永成了,他浑身是血,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丈夫看着张燕紧张的脸,安慰道:别想那么多了,做了个梦而已,梦里不都是反的吗?实在不放心,明天给他打个电话不就好了?

张燕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兮兮了,便和丈夫躺下。再次睡着的张燕却又做了同样的梦,恐怖的梦境反反复复的折磨了张燕一宿。

第二天,还是放心不下的张燕给弟弟打了电话,可是,张永成的电话却一直是关机状态,张燕的内心开始不安起来,她万分焦急,害怕弟弟会出什么事情。当天,张燕坐上了去长白山市的火车,这可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走出家乡的小镇。

由于没有弟弟的准确地址,张燕便直接来到了长白山市的公安局,当跟民警说明来意后,警察的一番话却让她如坠冰窖。民警说,一周以前,有一个叫刘晓林的女人来报案,称在自己家里发现了一件带大片血迹的迷彩服,后经证实,正是张永成的衣服。

警方出动了大量的警力,寻找了三四天,可还是没有发现失踪人张永成的踪迹,警察正想办法要联系亲属,没想到张燕就来了。民警带着张燕来到了张永成在长白山市的出租屋,张永成的房间内东西并不多,警方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出来时,张燕偶然发现旁边院子里的一个草垛很眼熟,一刹那,张燕猛地回想起来,梦里边弟弟张永成就是站在这个草垛旁边的。

张燕马上恳求警察去那个草垛搜查一下,警察看着憔悴的张燕也很伤感,便将信将疑的来到草垛这里查看一下。可是这一看还真是看出了问题,草垛旁边有一块土地,上面显然刚刚被人铺了一层沙子,沙子上边很多苍蝇在嗡嗡乱飞,苍蝇追腥逐臭的习性立刻引起了警察的注意。痕检科的刑警很快便对这片沙地进行了侦查,沙子的下边是一大片深红色的血迹,经检验正是失踪人张永成的,虽没有发现其他线索,但确定了这是案件的第一现场。

经过这个发现,警察开始猜想这个案子会不会是和张燕有关系,不然她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可是接下来的调查取证却证实张燕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老家的小镇,张燕的嫌疑便被排除了。

由于十分有限的线索,案件再次陷入了僵局,失踪的张永成死活不知。可是有一天,张燕竟然又做了关于弟弟的梦,梦中张永成再次来让姐姐来找自己,并且让姐姐跟着自己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告诉了张燕只要记住了路线,就可以找到自己。张燕知道自己不能再次失去找到弟弟的机会了,在梦里,张燕一遍一遍的跟着弟弟走着一条路,那是一条很陌生的,铁道边的小路,张燕默默的记在心里,梦中张永成一再叮嘱姐姐要来找自己。

撒贝宁节目截图

第二天,张燕来到了警察局,态度坚决的要求警察跟着自己按照梦里的路线去寻找弟弟。虽然对于托梦这种事情警察还是无法接受,可面对张燕的一再请求,而且加上有了上次血迹的发现,警察还是决定一起前去看看。

警察不知道张燕是怎么知道这么一条荒凉的小路的,只是看到她走的很坚定,走了一段路以后,在张燕的带领下,警察真的发现了一个新的土堆,这时张燕惊叫道:警察同志,就是这里,我弟弟带我来的就是这里!

虽然难以解释,但警察还是相信了张燕的话,开始了挖掘工作。在挖到了一米多深的时候,一具男性的尸体被挖掘了出来,经过仔细辨认,被挖掘出来的尸体,正是张燕的弟弟张永成,尸体满身的伤口也证实了张永成是死于谋杀。张燕一下子扑到尸体上放声痛哭,一旁的警察在悲凉之余也对这次托梦寻尸感到深深的震撼。

警方根据尸体上的线索很快便逮捕了凶手,原来张永成是报案人刘晓林的情人,而已为人妇的刘晓林却还另有情人,此人因为争风吃醋整整捅了张永成十六刀。

央台节目

这个诡异的案件很快便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而中央电视台的【撒贝宁时间】的讲述,更是让案件妇孺皆知。

托梦,在古带各种传奇故事里、民间传闻里,很多很多。我们的老人们也经常说:你爷爷给我托梦了。我母亲多次给我说,我父亲辞世后也给她托梦了。2012年冬天,我回老家看母亲,母亲说:我梦见你爸说你回家来了。你真的就来了。我回家后,母亲要我到家里的后院子给父亲烧点纸。我当年在《还乡记》里写过。

古典小说《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里都写过托梦的事情,古典戏剧名著如《牡丹亭》、《窦娥冤》里也写过托梦的事情。《西游记》我读过五遍,熟悉这本书的情节,书里写过乌鸡国的国王被妖精害死,推入井中,后来唐僧取经路过这里,他便托梦给唐僧,请孙悟空降妖。这故事虽然有另外的寓意,但写到了中国古文化,特别是文学里常见的托梦之事。《红楼梦》里,秦可卿死后就给王熙凤托梦,告诫了贾府将后要败落的事,这时王熙凤还不知道秦可卿已死。等她被传事板惊醒,被告知东府的容大奶奶没了,她这才知秦可卿死了,方才的梦是可卿托梦。

2002年夏,北京的前辈老先生张鹏摇先生在病床上委托我为他编辑一本他过去的文集《气海求真集》。某日,我们电话约好次日见面,我把打印好的稿件带给他。当晚,我梦见张老先生来找我了,要我把书稿整理出来。我看见他出门了,飞到天空,越来越远,越来越高,他的身材也变大了,我追不上。梦醒后,我对澄源说:张先生辞世了。天亮后,也就是我和张先生约好的见面的日子,因为昨晚的梦,我迟迟没动身,到了八九点,张先生的儿子给我打来电话,说先生辞世了。

我那晚的梦,是张先生的托梦之梦。因为他有未了的心思,要我完成。我也完成了他的心愿。我曾在某文里写过此事。

就古典小说、戏曲、散文、诗词里体现的托梦和类似托梦的情节,如杜甫的《梦李白》里的情形;苏轼的《江城子》里的夜来幽梦忽还乡,都值得从灵性的角度研究。杜甫写《梦李白》诗时,或许李白还没有此死,但他的诗似乎是谶语,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寒黑。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李白的确死于水中,落水而死。

如果站在佛学的、道学的,或者研究生命存在形式的,或者研究生命科学的,不避讳谈及灵魂存在的角度,研究中国古典文化中的托梦现象,不论宗教的,文学的,传说的,民间的,案例的,都可以写一部很好的专著,这会是一部很好的专著的题材。但要写好,写深刻,很不容易。姑且名之为托梦文化现象研究吧。这里涉及宗教与修炼里的很多理念,比如灵魂的存在问题。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