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弘:关于“错换人生案”的再声明

何家弘:关于错换人生案的再声明

2022年8月19日,中央电视台的《今日说法》播出了错位的人生下集。我作为点评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涉及偷换的证据做了具体的分析,但是编导考虑时长限制而只选用了其中的几段话。因此,很多观众对我的点评很不满意,在《何家弘说案》的评论区留言,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批评和质疑。

于是,我先在评论区做了简单的说明,然后又在23日发了微头条如下:许多网友还在询问错换人生案的问题。我说过,我会单独做一期何家弘说案,专门谈一谈错换人生案中的证据问题。因为是单独录制的视频,我就可以比接受《今日说法》的记者采访时说得更详细,更全面。我不会食言,也不会拖延。近日我在办足球的事儿,明日完成之后就开始准备说案的文稿,本周末可以录制。然后,瞰法再进行编辑并配上字幕和图片,预计下周五发布。俗话说,好饭不怕晚。咱们不见不散。

然而,在《今日头条》和《抖音》上的何家弘说案评论区,仍然有很多留言在追问或发表意见。今天,我再次声明:我一定会坚守我的诺言。昨天,我已经完成了错换人生案的证据评析的视频录制。接下来,编辑还需要做一些配图和字幕等工作,计划在下周五(9月2日)发布。

按理说,我到央视节目做专家点评,是稀松平常之事,没想到却招来了不大不小的网暴。网上有成千上万的评论,包括对我的人身攻击。有朋友就问我,要不要请平台删掉那些恶意的评论?我说,不用了。我不喜欢他们的言语,但是我尊重他们发表意见的权利。

然而,有人还给人民大学打电话,对我进行举报。我不知道举报的内容,但肯定没说好话。按照学校的规定,有关领导就找我谈话,询问了有关情况,也表达了对我的人身安全的关切。

我以为,人们对某个事件有不同看法,这是很正常的,而且人们都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某些人的言行已经超出了发表意见的范围,而且似乎是有组织的行为。我隐隐约约地感觉,自己好像触动了某些人的蛋糕,或者说,我的话得罪了某个利益群体。我不禁感叹——

网络诚如江湖,黑白都有险恶。老夫无欲无求,说案消遣晚年。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