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剧场走过四十年,资深戏剧人共话中国第一部小剧场话剧首演往事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9月19日是中国小剧场的纪念日。四十年前,中国的第一部小剧场话剧《绝对信号》就诞生在北京人艺。今天首演的《长椅》是我们北京人艺排演的第五十部小剧场话剧。昨晚,北京人艺小剧场新戏《长椅》首演结束,剧组全体成员上台谢幕时,担任艺术指导的院长冯远征这样介绍道。当晚,李龙吟、傅维伯、杨乾武、李晏、王翔浅等几位当年看过《绝对信号》的资深戏剧人,也相聚在北京人艺,畅谈当年看戏感受,共同纪念中国小剧场四十年。

中国小剧场走过四十年,资深戏剧人共话中国第一部小剧场话剧首演往事
当年看过《绝对信号》的戏剧人在人艺首都剧场前合影。刘英文 摄

李龙吟

从此知道戏剧有多种可能

特意选在9月19日这天召集老友相聚的北京戏剧家协会名誉副主席李龙吟,回想起40年前走进北京人艺看到《绝对信号》的震撼,依然非常兴奋和激动,仿佛一切都历历在目。1982年9月,我跟北京人艺演员丛林在一个电视剧剧组,19日那天晚上,他说他有演出,我们就到人艺来看戏了。李龙吟至今觉得当时的感觉很特别,观众们都被带进了一个大空屋子,坐在折叠椅上,然后就看到一个好像火车集装箱一样的道具,还有几个灯架子。演出前,导演林兆华还在对光。结果戏一开始,就把他给震了!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近看过戏,也没见过这么生活化的表演。演员就在我身边表演,让我真切感受到了在火车上站不稳的感觉,冲击力特别大。还有那种表现火车的灯光、声效,我都无法描述,那么简单的处理,但让人特别震撼!现在的声光电都达不到那个效果。

李龙吟清楚地记得,当天看完演出之后,大家谁都不想走。北京人艺演员林连昆作为《绝对信号》主演之一,就说大家一起聊聊吧。李龙吟当时特别激动,很想发言,还没想好说什么就举手了。他问林连昆:你离我这么近演出,真的不知道我存在吗?结果全场哄堂大笑。李龙吟回忆说,我太激动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全场就又鼓掌又大笑,气氛特别热烈!这场演出给李龙吟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尽管此前他曾跟随父亲李默然看过很多戏,但从来没有一部戏,像《绝对信号》给他这么大震撼,从此,我知道了戏剧有很多种可能。

傅维伯

延续人艺传统又开创了新思路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常务理事、小剧场戏剧专业委员会主任傅维伯,当年曾是《绝对信号》的舞台监督和剧务,他见证并且亲自参与了整个戏的创作和演出全过程。演出时,有一场戏他还拿着一个鸡毛掸子在追光面前晃,制造出火车错车的灯光效果。谈起这部中国当代戏剧史的里程碑之作,傅维伯表示:我们首先得向林兆华导演致敬,是他开创了中国小剧场的先河。特别需要强调的,就是这个戏来自于生活。我们当时到铁路上体验了好几次生活,还专门坐了守车。守车的刹车和客车完全不一样,很猛,还把我们剧组的效果老师冯钦给撞了一下。这个戏虽然是个挺先锋的作品,但是遵循着北京人艺现实主义戏剧创作的原则,要对生活有感受和认知。不仅表演,包括我们的灯光、舞美、音响、效果设计,都来源于生活。傅维伯认为,《绝对信号》不仅延续了北京人艺的艺术传统,同时开创了新的思路,让我们的想象力从‘第四堵墙’中解放出来了。也正是因为受到《绝对信号》的影响,傅维伯后来成为首任北京人艺小剧场经理、首任国家话剧院先锋剧场经理,参与了几十部小剧场戏剧的制作。

杨乾武

打破戏剧统一和僵化的局面

1982年《绝对信号》首演的时候,北京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杨乾武刚刚毕业在四川万县地区文工团工作。第二年,他来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北京人艺,看到了已经换到首都剧场里演出的《绝对信号》。这个戏给我印象特别深,我现在还能记得剧中的女演员尚丽娟走到观众席中间,有一大段独白,把具体情境中的人物心理和所有情感一下子都倾泻出来了,我们都觉得很震撼,从来没看过戏还能这么演!在杨乾武看来,《绝对信号》从戏剧史角度开创了中国探索戏剧的先河,打破了当时戏剧统一和僵化的局面,中国当代戏剧、探索戏剧,是从小剧场开始的。

李晏

未拍影像成最大遗憾

被称为中国当代戏剧活化石的戏剧摄影师李晏,从1979年就开始看北京人艺的戏,当时他还是个中学生。1983年,他想考中央戏剧学院,也正是那个时候看到了《绝对信号》的演出。那时候资讯不发达,我是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戏的演出广告,然后就买票来看了。当时这个戏已经改在了首都剧场演出,但为了营造小剧场的效果,就把舞台上的大幕拉下来,然后把前面的乐池升起来,主要表演区域都在乐池部分,二楼观众席也不售票了,这样观众和演员们的距离就很小了。李晏坦言,自己当时并没有完全看懂这个戏,但记住了两个新颖的词,一个是小剧场,一个是守车。李晏虽然为中国当代戏剧拍摄了四十年的剧照,但是看《绝对信号》时他还没攒够钱买照相机,因此没能拍到这个戏的剧照,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了!

王翔浅

走上戏剧道路的启蒙

如今已经成为知名音乐制作人的四季欢歌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翔浅,1982年时还是初中生,凑齐了自己所有的零花钱,买了人生中第一场话剧票,走进了北京人艺。没想到,就是这部现在被认为是中国戏剧里程碑的《绝对信号》。王翔浅说:因为当时没什么钱,就买了最便宜的票,坐在最靠边的位置上。但巧的是,《绝对信号》的演员们就是从我座位旁边的安全出口上场的。当时演员们从我身边一下子走上了舞台,我顿时就觉得自己的票价值了100倍。因为我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艺术形式,所以一下子就被戏剧的魅力给震撼了!也正是因为人生第一部话剧的巨大影响,让她对舞台和戏剧产生了极大的热情,1990年进入了北京人艺工作,成为人艺的一员,之后到日本留学,开启了音乐剧制作事业。王翔浅感叹道:能有这么多机缘,都起源于1982年这部《绝对信号》。这是我看的第一部人艺话剧,也是让我热爱舞台、走上戏剧道路的启蒙。

来源:北京晚报 | 记者 王润

流程编辑:U016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