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转专业?现在的大学生真的是,我怎么说你们好呢?

干的漂亮!!!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若干年后你们会发现这是你们大学时期做的最正确的决定,没有之一。

现在似乎依旧有其他行业从业者或者土木工程在读大学生,对这个行业的工作性质存在幻想,认为高赞回答里那些段子都是答主故意夸大其词,博取眼球的营销手段而已,甚至认为哪行不苦,根本不存在不吃苦就能成功的行业,只是你们娇气罢了,咬咬牙,什么挺不过去?

对此我只能说:

WHAT A STUPID IDIOT!

没有经历就不要给别人建议!

我能吃苦,也肯吃苦,但我有权选择在哪里,为了什么而吃苦!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我刚出逃中建某施工总承包单位,所以索性就拿施工单位举例吧。

2017年7月,我毕业了,家都来不及回,草草军训完,提着行李带着憧憬,直奔我国南方某高速公路施工总承包项目。高档奢华的例行迎新晚宴作罢,沿着蜿蜒曲折的公路疾驰,到了项目部已是深夜12点。

昏昏沉沉下了车,径直走过来两个漂亮小姐姐,帮我们把宿舍和生活用品什么的安排得妥妥帖帖,让我瞬间把对新生活的期望值拉到了有史以来的峰值(出道即巅峰啊)。寒暄片刻,我们把吐得酒肉横飞的两个新同事大费周章地塞回了寝室,终于隐隐睡去。

第二日凌晨6点,起床号吹了起来,分贝应该足以叫醒大院外熟睡的公鸡吧,好吧,开始有点意思了。

隆重正式地开了个小会之后,我和另外俩小鲜肉跟着我们既定的部门领导,也就是我们的师父,去了倾慕已久的工地。

机械轰鸣,泥浆滚滚,车辆狂奔,黄沙漫漫,那是相当之壮观。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钻孔灌注桩

他们为什么在那放鞭炮啊,今天是什么节日吗?我指着滚滚浓烟望向了师父。

哦,那根桩打了一半突然打不下去了,桩底放炮,重新探孔什么的都不好使,分包老板就买了几百块的炮仗过来放,说也奇怪,放完再试立马就通畅了,所以再放点鞭炮庆祝庆祝。

这都可以?来自象牙塔的三小只的异口同声

干这行你得习惯这些旁门左道,虽然我也不信,但许多事情,科学真的说不清楚。

我开始有些躁动,这并不是因为那天37℃的烈日,而是这种迷信、蒙昧的风气,与我的世界观相碰撞激起的火花(但我仍然相信人类的认知依旧是局限的)。

哎,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我这样疏导着自己。

就这样,我开始了为期17个月的桥梁施工员生涯。

附一张工地随拍。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歇一会儿继续更新。


有意思的才刚刚开始。

叮!

短信响了,我放下卷尺,在淌出来的地下水里洗了洗手,顺手在衣襟上擦了擦。

喔吼,发工资了耶!大学期间干兼职确实不如社会人赚的多啊。其实也就5000不到,我随手给家群发了个截图过去,果然我妈又开始嘘寒问暖了。

天气还行,工作不累,同事不坏,饭菜也还行!说着想给她发张自拍过去,打开前置,刹那间惹的那几个字脱口而出:

WHO THE HELL ARE YOU?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哈哈自己都没眼看

本来不白的皮肤在汗液的浸透下,从鼻尖向四周呈现扩散式的脱皮,安全帽里的蒸汽由里向外地冒着,仿佛也想出来透透气……

遂自拍作罢,转身去做中午下班前的最后一次检查:量孔深,看岩样,记录进尺等等。

下午2点,起床,从凉快舒适的空调房走出去的一刹那:

哇,好嗨哟,感觉人生到达了高潮,于是即兴作诗一首,发到了朋友圈,收获了25个赞:

三十九摄氏度的天气

仿佛撕开了大地的皮

每每午休起床推开门走出去的那一刻

都会睁开惺忪的睡眼抬头望向那当头的烈日

幻想着离他一公分的云朵将他遮挡

哪怕一分钟也好

让我有充足的时间走向我要去的地方

可满目的炫光和额头的汗珠立刻把我带回现实

于是我扛着太阳出发了

大地依旧滚烫

草丛中的知了依旧叫得震天响

到了工地,突然感觉一阵眩晕,一阵阵恶心在胃里翻。

卧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水土不服?北方的宝宝伤不起,但也来的太晚了一些。

师父见状不对,立马向一旁的工人索要了几瓶藿香正气水

灌进去,应该会好一点。

吨吨吨吨吨~~~喝药从来就没怕过,一口气两瓶下肚。

哇!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果然催吐剂的疗效名不虚传,我终究还是在这片热土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一旁的工人师傅递来一瓶水,笑眯眯地说:天气太热,可得注意避暑了,这种东西我们出工前就会提前喝它两瓶,以备不时之需啊!说着又去取了一瓶递给了师父。


吃个饭就更新,嘻嘻,宝宝们可以点赞或评论鸭!


我们初出茅庐,现场要控制质量、进度、安全、成本,要协调机械、施工顺序,交叉施工等等,而且分包单位素质良莠不齐,不习惯用微信或者钉钉什么的进行工作的即时交流,所以24小时电话不停,是搞工程的真实写照,尤其项目领导和现场施工员。

我们几个跑现场的小鲜肉,经常有事没事聚在一起比比电话记录,看看谁的电话多。有一天我晚上加完班回来办公室,摊在那儿,一看电话记录,好家伙,70多条,于是拿去给隔壁卡座同事看,那厮瞟了一眼,淡定地掏出手机,

100+赫然屏上,我只好识趣地缩回了手~~~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电话具体内容大概如是:

领导A:小冯啊,昨天打的承台怎么没见工人养护啊,你是怎么管的?

领导B:怎么就开始做搭板了呢?桥梁顺接路基那块要变更你不知道?再说都没交验呢你瞎搞什么搞?

商务:小冯啊,咱一共起了多少根柱子了啊,还有,**桥的铺装进展的怎么样了啊,你们搞现场的应该最清楚了吧。

资料:你们现场的人怎么要求劳务队的,资料上的参数都是胡邹的,常识性的错误都范,这样让我们很难出资料啊。哎,算了吧,反正他们也不着急计量。

分包A:冯工啊,可以架梁了吗?监理那边你就替我们说点好话呗,一点小毛病总会有的。

分包B:冯工啊,下雨了,你催现场混凝土打快点,我的罐车都到了三部了,第一部还没打完,到时候结罐了你负责?

同事:喝酒去!

会不会被老同事看到?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

不过,小镇生活还是很闲适的,偶尔晚上下班可以打打球(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在办公室工作),集市上赶赶集,开车在工地上看看风景,拍几张照片,比起久坐办公室的工作还算自由。


有点晚了,如果赞多的话,明天一早再更新。

祝大家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另外,我现在在运营一个英语口语学习的公众号,各种情景再现口语交流方式,辅以电影情节,旨在以快乐轻松的方式让更多的人学会口语,爱上口语,用最地道的方式说出英语。公众号搜索《有料英语口语》即可。

如果你刚好也喜欢英语,不妨关注下。


身在工地,提醒自己尽量保持清爽,远离油腻,是每天的必修课。

这里并不是讲要远离一线的农民工,因为要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心肠最干净的,真的要数这些基层的工作者,虽然他们经常喜欢摘了安全帽凉快凉快,喜欢满嘴黄腔谈论一些事实,喜欢插科打诨或是做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

我所讲的远离油腻,讲的是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初心,不要被工地上的一些不良习惯同化,渐渐地变成自己一直唾弃的那类人。

但即使如此,仍然喝吐过无数次,喝病过3次,这对大学基本不饮酒的我来说简直是一种身心摧残,那种吐到胆汁都穷尽,浑身酥软无力的感觉,不想再有哪怕一次。

但即使如此,也扯皮推诿过无数次,因为工地给你传递的讯息就是:太老实就会挨打,太善良就会被欺压。

有时晚上下班得空和三两同事偷偷溜到附近县城去逛街,总会被现代社会的烟火气息所吸引。

你是有多久没看到雌性了,瞧你眼睛都直了。我故意揶揄道。

哎,我们难道要这样过一辈子?太可怕了。同事感叹道。

草草看了会儿音乐喷泉,我们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去了,因为等着我们的,还有日志、日报、永远看不完的图纸和永远整理不完的影像资料~~~

不可否认,工地还是相当危险的存在。

什么工人被打磨模板的飞轮割破脑袋鲜血飞溅,被翘起屁股的打桩机扎破肚皮大肠外露等都是工地上不定时会发生的。而我们,作为管理人员,虽然不用动手操作,也还是刀山火海该去就去的。

因为爬梯暂未架设,我曾经直接站在吊车小钩上上去过柱顶,也经常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爬十几米高的模板,最印象深刻的,还要数那次因为抓住了一根暂未焊接牢固的28钢筋,差点从几十米高空摔下来的惊魂时刻。(以上动作均为条件不允许下的违规操作,请勿模仿)

喝一杯咖啡压压惊,马上更新哦,(*^__^*) 嘻嘻


刚写完一篇背单词方法的回答,突然想起了这篇文章是不是也该更更了,毕竟要善始善终 才对嘛。

如何看待武大土建学院18级新生过一百人申请转专业(年级两百多人)(过六十转去计科,过三十转去经管)?

终于,我们开始了倒数第二座桥的架设,是座小桥,但环境复杂,作业面也狭小,所以我们放弃了架桥机,直接上汽车吊,两台150t大吊机风尘仆仆地驶来工地。计划明天一早就进行试吊作业。

由于我们项目第一次使用汽车吊吊装梁板,所以各方面领导都很重视。但是重视归重视,起的最早的还是我们一线员工。

天蒙蒙亮,我们安全总监就坐不住了,挨个办公室叫我们:咱们出发吧,我们早点去,他们早点紧张起来,安安全全架完就行了。50岁左右的安全总监,是我们项目上最年长的员工,也是我同乡,虽然是个很随和的人,但是一说到安全,整个人可以急的跳起来,也是我极为敬重的人。

开始了,一如既往,我爬到桥台上,手拿卷尺木楔水平尺,例行测量伸缩缝宽度,肋板垂直度,做到万无一失。

果然,中午还没搞完,熟悉的加班开始了。

确保一切正常,我躲在车里,手握着香槟,不,怡宝,划拉着油腻的盒饭。灰尘从车窗外涌入,落在了米饭上,我吹了吹,继续无味地咀嚼着。一旁的伙伴已经睡着了,青春年华的小伙子,一毕业就被安排到这里,抽着不习惯抽的烟,喝着不习惯喝的酒,被上司骂,被不听话的工人用28的钢筋威胁。

(说起那次和工人的冲突,我差点和那师傅大打出手,只要他再敢靠近一步。为此我们生产经理晚上10点趁着醉意生生是把劳务公司大老板在电话这头给叼了个痛快。我们在隔壁办公室听得是酣畅淋漓,谁让他们恶人先告状,害得领导说我们欺压工人。我也真是无语……)

于是我在车里再一次萌生了弃坑的想法:及时止损,逃出生天。

说了这么多,对于摇摆不定的从业者或者大学生,我的最终建议是:

除非:你能接受36524的工作强度

你不想拥有一丁点提升其他能力的时间,

你能适应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工作环境,

你可以纵横酒场喝他个人仰马翻,

你根本不想找女朋友,或者干脆,

你忍心你的孩子享受丧偶式的教育,

而同时呢,也能承受这种丧子式的孤独,

那么,你非常适合干土木,尤其是施工员。


完结。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