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今日正是谷雨

散文|今日正是谷雨

文/张福献 图片/来自网络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一首《节气歌》又在我的耳畔回响飘荡;清明节早已消失在田野中弥漫的烟气之中,下一个节气便是谷雨了。确乎,今日正是谷雨!

又到了一个槐花飘香的日子。又是一年槐花香,芬芳氤氲街和巷;浅黄花蕾枝头笑,采花儿童攀枝忙。胡同里飘荡着鸡蛋槐花面拖子的浓香,伴随着烟囱里冒出来的袅袅炊烟,在街巷中弥漫。这淡淡的清香呢?哦,这是槐花银耳汤的香气;这扑鼻的喷香呢?则是槐花肉丝汤的气味。看来,今天的午餐够丰盛的。

巷子外面,是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树枝上缀满了粉红的花絮。虽没有槐花的香气扑鼻,沁人心脾,但她也向路人绽开了笑脸,装点着晚春春色。熏风拂面,偶有花絮飘落,地上落红点点,花絮在泥土里渐渐逝去。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梧桐花终于实现了自己生命的价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仍要奋力拼搏,化作护花的春泥,为春天做出自己最后的奉献。

树林中,落日的余晖,把白杨树颀长的影子投射在青青的草地上;夕阳害羞了,他把黄黄的脸藏进了村庄后面,用灿灿的阳光,温柔地抚摸着林中高大的乔木;一只莺鸟,在啾啾地鸣叫,她婉转的歌喉,令人心醉;远处,传来了布谷鸟咕咕的叫声——这燕鸣莺啼,如山间叮咚作响的泉水声一般,在天空中回荡。

荷塘中,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几株睡莲漂浮在水中,点缀着荷塘迷人的春色;一只野鸭子在荷塘中觅食,她忽然钻入水中,水面上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她不见了!许久,她才从水中探出头来,露出了身子,却已经是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了,她的嘴里还叼着一条银光闪闪的小鱼儿。岸上,传来了一阵喝彩声。野鸭子害怕了,她慌慌张张地钻进了荷塘边的芦苇荡里。身后,是一片开心的笑声。

去年秋天,一场大雨,使荷塘的水位暴涨,芦苇尽皆泡在水中,无法收割,枯黄的芦苇,在岸边随风摇曳。如今,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天,翠绿的芦苇重新挤出水面,枯黄的芦苇荡中,增添了片片春意,增添了新绿的色彩。远处,传来了抽水机的轰鸣声,那是附近的村民在给麦子浇水。

整个春天,龙王爷始终在昏睡,他没有降下一丁点儿的雨水来。绿油油的麦苗卷起了叶子,叶梢变成了浅黄色,如果再不浇水抗旱,麦苗就会枯死。

瞧!东鱼河的水位在暴涨,是上游的水库开了闸。清澈的河水缓缓地向东流去,两岸的堤坝上,浇水的抽水机星星点点,彻夜轰鸣在田野里。河水滋润着两岸的土地,也滋润着千家万户,流进了庄户人的心里。鲁西南地区又是一个丰收的好年景!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国家和政府!我从心里由衷地发出了感叹。

今日正是谷雨!

散文|今日正是谷雨

作者简介:张福献,原名张慧峰,山东省成武伯乐一中地理教师,一名微不足道的小作者。喜欢用诗歌记录人生的喜怒哀乐,用文字叙述世间的善恶美丑。自知文笔拙劣,虽下顶上功夫,却是毫末之技,诚盼师友斧正。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著有中篇小说《吉祥和他的伙伴们》,有诗歌、散文和小说数百万字,散见于各网络平台。

壹点号 张慧峰作品选集

邳州文化网  邳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