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位人生总好过明目张胆的抛弃

最近网络上关于《姚策错位人生》的话题被推上了热搜,28年前,两个男孩降生,从此便开始了错误的一生,如果,姚策没有患肝癌,而是健康或平凡地过完一生,或许这个秘密就会一直被埋藏在岁月里,没有人知晓,但人生从来都不给我那么多可以假设的可能,生活不是电视剧,可以叫停、可以重拍、可以改剧本,但生活不能,这或许就是最真实的人生吧。

但我一直都觉得姚策是幸福,虽然生命已经远去,但至少来自两方父母双份的爱他是可以感受到的,而有些人,明知道亲生父母在哪里,却不敢靠近。

错位人生总好过明目张胆的抛弃

和大家说说我的故事吧,我是土生土长的北方姑娘,父母没念过书,维持家用的是家里的几地,和记忆里的一群羊,从我记事起,家里有一群羊,父亲早出晚归或是忙地里的活或是忙活他的羊,母亲在忽明忽暗的厨房里为一家老小准备三餐,这是我关于童年最深的记忆。

父亲在我三岁那年摔伤了腰,这无疑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母亲一个人又要料理外面的事情,又要做家务,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吧,在我小小的心灵上种下了一颗种子,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帮家里分担家务,五岁的时候,我因为熬粥烫伤了胳膊,至今一块伤疤都在,再长大一点,我跟在母亲后面去地里给庄家除草,喂猪,放羊,我用自己弱小的身躯帮母亲分担生活的劳苦。

错位人生总好过明目张胆的抛弃

但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总有一些人或出于好心,或出于看热闹,把你不想知道的秘密告诉你,上小学的时候,全班的秘密就是:“我是抱养的”,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我还不太理解什么是“抱养”,后来同学解释说:你不是你妈亲生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我,在学校里,在放学的路上,但我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一直都觉得这是他们对我的恶作剧。

我也曾半开玩笑地问过母亲:“妈,我长这么丑,不会是抱来的吧”,母亲瞪我一眼说:“瞎说什么,哪里肯有人让我抱呀”,说完她又恢复到从前的温柔,我就知道那些背后的谣言和猜想都是我一个人的烦恼,父母永远都是我最亲爱最爱的父母。

错位人生总好过明目张胆的抛弃

初中毕业也伴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结束,高中到大学,父母一直都在为我的学费东拼西凑,最难的一次是父亲走了很多家,结果依旧两手空空,第二天母亲一大早就出门了,她把家里所有能带的鸡蛋和两只下蛋的母鸡也带走了,听说是去了住在镇上的姑姑家,他们家是当时的万元户,可那天的结果依旧是失败,母亲被骂了几个小时,没有喝一口水,没有吃一口饭,来回走了几十里路,后来当母亲说起这段经历的时候,我依然能感受到她内心的颤抖,她的眼睛里有泪,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不想借就不借,干什么要骂那些难听的话呢”。

姑姑是我的亲生母亲,这是后来我知道的,是他们有一次去我家和父母讨论要让我回他们家的时候,我站在门外听到的,我哭着说:“我哪也不去,这就是我的家”,父亲似乎永远都是一句话:“我们听姑娘的”,母亲就只剩下了落泪,父亲有一点时间也曾暗示我:“姑姑家条件好”,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会情感表达的人,但是在我的心里,从那一刻起,我就打定主意,这一辈子,我的父母只有一个,就是养我长大的人。

错位人生总好过明目张胆的抛弃

关于为什么我会被姑姑遗弃,我听到的有两个版本,第一是姑姑说的:“当时你父母不能生孩子,他们经常吵架,所以我没办法就把你给了他们”,第二个版本是邻居说的:“你姑姑当时是为了想要儿子,结果生下你来才发现又是姑娘,所以刚好你父母也没孩子就把你送给他们了”,我其实更偏向第二种说法,他们因为我是第二个讨厌的姑娘,才将我送走的。

但我一直都不理解,为什么我在交不起学费的时候,他们不能帮我一把,为什么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对我有过哪怕一次特别的爱,即使我们经常见面,可那些见面在我的印象里,依旧是生硬的,疏远的,像是城里的富贵人家来到农村,我站在远远地方看着他们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他们从未多看过我一眼。

错位人生总好过明目张胆的抛弃

现在的我也是一个宝贝的母亲了,对于母爱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只是我还是无法释怀当初没有理由的抛弃,他们曾试图用各种方式让我回归他们的家庭,但都被我拒绝了,这可能是导致后来我们依旧不冷不热的主要原因吧,但我一直都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父母的爱,而我已经有了。